湘商購

湘商雜志

華商雜志

湘商傳媒

歡迎訪問湘商網

微博

博客

郵箱

網站導航

     
湘商網微信
湘商雜志

當前位置:首頁 > 湖湘商道 > 湘商爭鳴 >

伍繼延:再造湖湘文化,湘商文化要做中流砥柱

注:本文為湖南省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之“挺直民族脊梁,再造湖湘文化”的征稿文章。

2014年原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岳麓書院參觀的時候,講了一句話:每到重要的歷史關頭,都有來自岳麓書院的湖南人,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這句話今天我們聽來好像非常遙遠,因為這些年來,我們湖南人確實在中國主要的舞臺上有所黯淡了。

但在近代,太平天國爆發后,以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為代表的湘軍統帥奮起衛道,一幫讀書人帶著一幫湖南的農民挽救了清王朝的命運。變法維新,湖南瀏陽人譚嗣同“去留肝膽兩昆侖”,說:自古變法沒有不流血的,需要流血的話就請自嗣同始。

孫中山鬧革命的時候,玩命的全部是我們湖南人,每次起義打仗都是長沙的黃興在一線,而新化的老鄉陳天華最后跳海自殺以喚醒國人。所以有“廣東人革命,湖南人流血”這個說法。袁世凱稱帝,一個共和國就要變成一個帝國,又是我們邵陽人蔡鍔站出來,說“要為四四萬國民爭人格”。蔡鍔當時手上只有幾千弱兵,卻敢對付北洋的十萬大軍。

后來,我們每個湖南人都引以為驕傲的領袖毛澤東領導共產黨建立了新中國。胡耀邦是瀏陽老鄉,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領導共產黨改革新中國,長沙人朱镕基又帶領我們完成市場經濟改革,加入了WTO。

當我們回想起這段歷史的時候,都感覺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在我們的先輩面前,我們這一代人怎么辦?

一,走讀岳麓書院,品味湖湘文化的沉重

在過去湖南人的輝煌歷史面前,我們湖南人有一種焦慮,這種焦慮反映在90年代有一本暢銷書,叫《湖南人憑什么》。這本書的作者是湖南邵東人周興旺,工人日報的記者。

《湖南人憑什么》,實際上是在90年代湖南人已經開始在黨政軍各界沒落的時候,他梳理了過去的湖南人的歷史,在一個特殊的時候發出了一聲吶喊。但是我們今天面對的問題不是湖南人憑什么的問題,而是湖南人怎么辦的問題。

岳麓書院代表的是什么?代表的是我們中國深厚的文化,儒家文化的傳統。儒家是干什么的?大儒張載曾經說了一句話,這句話應該是對孔夫子的解釋和繼承,叫做“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因為我們人頭頂天腳踏地,但是天地無言,誰能夠代表天,代表天意呢?也就是讀書人。所以儒生的使命首先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是什么?因為雖然每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他生下來就有他的生命價值在那里,他的意義是什么?這個“命”是要“為生民立命”,就是你的人生價值和意義誰來給你指引?也是儒生的責任。第三為往圣繼絕學,因為中國的歷史確實是一個不斷重復的歷史,從秦皇漢武之后,毛主席寫了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也就是我們在不斷的王朝循環過程中間,圣人的思想和偉大的理想可能在某個階段上會中斷,那么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一個儒士就要去為往圣繼絕學,把圣人的學問延續下去。但是這個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是為萬世開太平,為人類探索長久的太平之道。

所以說我們每一個人到岳麓書院不由得不肅然起敬,都很沉重。我們湖湘文化具有一種非常深厚的使命感,而這種使命感就是在岳麓書院大門那八個大字,“惟楚有材,于斯為盛”。這幅對聯,說楚有材斯為盛,楚地有人才,岳麓書院是最豐富的,最多的。岳麓書院院長朱漢民講起了這個典故,跟記者講,說胡錦濤看了這8個字以后,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話,“湖南人配得上這8個字”。但是我們湖湘文化難道僅僅是這樣一種犧牲、奮斗、承擔責任的歷史嗎?其實也不完全。

二、漫步岳麓山峰,體驗湖湘文化之空靈

岳麓山上走一半,就到了麓山寺。麓山寺的對聯“漢魏最初名勝”,就在那個大門口。漢魏最初名勝是什么意思?佛教傳到中國是東漢時期,洛陽有個白馬寺,已經有一千多年了。沒過多久,我們麓山寺也有了,所以叫做“漢魏最初名勝”,漢魏也就是說它是在三國魏晉南北朝之前,三國時代就已經有了麓山寺。

儒家的孔夫子是“敬鬼神而遠之”,“不語怪力亂神”,孔夫子只是講一個人應該怎么做人。但是也留下了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人活一世,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孔夫子說,“未知生焉知死”?所以孔夫子沒解釋這個問題。我生都還沒搞明白,我怎么知道死了以后呢?而恰恰佛教傳入中國以后,他最大的貢獻就是解決了這個問題,就是他講了生與死,當下與將來這些關系。

《金剛經》最后一句話位: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教講的什么?緣起性空。我們通俗的理解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這個色是講的我們人的感受,我們每個人有鼻子可以聞到味道,有眼睛可以看到,有手有皮膚可以接觸到,種種我們所感受到的,在佛家來講統稱為“色”,就是你感受到的世界就是“色”,但是佛教講色即是空,就是你感受到的這個世界實際上是一個空,而當你空了以后,反而你真正能夠理解色。

這里面講的意思,我想就是生命的無常。我們每個人實際上都知道我們的肉體都會被毀滅掉,不是主動找死,就是去等死,反正要死。可是你的肉體生命毀滅之后,難道你就不在了嗎?佛教講空即是色,所以說在湖大讀書要讀無字天書岳麓書院,讀好岳麓書院將來你積極有為以后,你要到麓山寺去感受一下,哦,原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換句話你會從一種沉重的責任里面得到什么?得到解脫。

儒家教了我們半天,搞得我們天天很辛苦,結果佛教講那都是空,對不對?那么你才有行動的力量,既然色就是空,那么我就可以空即是色。

真正喜歡爬岳麓山的人他一定不會取這個意思,不會光在“空”里邊,他要到哪里去?到云麓宮。云麓宮大家知道,是我們道家的宮殿,有一幅對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換句話說,我們中國人的傳統,有儒和道,佛教是漢朝從西天傳過來的。道家老是說,孔子曾經問道于老聃,也就是說孔子曾經是老子的學生。可是儒家又覺得你那也太空了。但是云麓宮這幅對聯說得很好,它既把世界是什么的問題講清楚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又有價值觀方法論,就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法是效法的法,人是跟地效仿,地效仿天,天效仿什么?效仿自然。

所以,如果大家耐心好好去爬爬岳麓山,這一本無字天書就在岳麓山這四個境界里面:

第一層境界就是東方紅廣場毛主席在那里背著個手,我們每個湖南人內心里邊都有一個小毛澤東,都想學習毛主席,想干一番大事業。可是等你真正努力時才發現,你必須學習,要到哪里學習,當然過去是岳麓書院,現在是湖南大學。學習很枯燥,很煩瑣,學了半天,你可能想哎呀,算了,哪天抽個空偷偷摸摸的到岳麓山去玩去。結果一玩,玩到了麓山寺,很空靈,很解脫。但是僅僅是這個空靈和解脫嗎?好像也不是你這一生的人生目標,于是乎你還得再爬一爬看看,到底是什么。

最后爬到山頂上一看,山還是那個山,水還是那個水,只是你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人。你通過這個修煉的過程,你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中國儒釋道文化完整地保留在岳麓山上,而通過岳麓山,我們也可以看到湖湘文化的博大精深。

三、市場經濟已經改變了中國

從岳麓山的古典、空靈、清幽走出來,來到長沙的河東,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如果說湘江西岸的岳麓山代表了湖湘文化的過去,湘江東岸的車馬喧囂,則代表了湖湘文化必須面對的現實和未來。這是一個市場經濟、商業文化主導的世界。

我為什么寫這本《在商言商?》呢?因為我最近20幾年做了一些事情,我在湖南大學求學、工作,又到清華大學讀書,然后到海南,到體制內工作。可是92年,積極地講是響應鄧小平南巡的號召,因為我們已經看透了我們國家的體制和問題。所以我放棄體制內的工作下海。

下海為什么?其實很簡單,第一點,我們不想再被這個權力欺負了。湖南人這個脾氣,在這種體制中搞不下去。第二點因為改革開放之后,市場經濟來了,帶來什么?最直接的就是帶來一個東西,這個東西叫做錢。這個錢不得了,我們原來祖祖輩輩被皇帝老子、被政治權力欺壓,突然搞市場經濟,錢這個東西又來欺負我們,這個東西確實不好辦,所以我當時選擇了主動下海。

首先我不在這個體制內混,不再受體制內的權力的欺負。第二通過市場我起碼可以賺錢,錢是什么?歷朝歷代的人對錢都有過描述,我們熟悉的最經典的幾段話,一段話當然是莎士比亞講的,錢是個殺人不見血的東西,就是《威尼斯商人》里面講到錢。第二是馬克思講的,資本家就是人格化的資本,他資本家不是人,你的價值就體現為資本,所以你是人格化的資本。所以當時來講,像我這樣一個讀了這么多書的人,出來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商人,要為錢而奮斗,且不說別人怎么看,我自己也覺得哎呀,辜負了黨和人民的期望啊。

可是市場經濟全球化的浪潮已經來了,東方的海岸,過去講鴉片戰爭一聲炮響給我們帶來了帝國主義,后來毛主席講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怎么到了鄧小平時代,帝國主義夾著皮包又回來了呢?是不是?國門一打開我們一看西方那么發達,那么先進,那么富裕,我們這里說得難聽一點,本來想解放全世界,后來發現全世界只有我們需要被解放。

下海以后確實經歷不同,感受不同。最大的感受就是市場的力量。我們被批判,對市場的批判更多是農業文明時代最后的一曲挽歌,那還停留在莎士比亞的時代。接下來就是馬克思講的羊吃人的時候,而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現在是信息社會,全球化。市場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們過去每一個人都有單位的,都是有身份的,比如說你出身不好,你是地主崽子,要一輩子低頭認罪。過去你到那個單位,最基層的單位,叫人民公社社員,現在講就是農民,對不對?你是工人,你是干部,都是按身份決定的。這就是我們說的傳統社會的士農工商。

市場的力量是什么?市場的力量是:你可以起點不一樣,出身不一樣,但是你可以在一個平等規則下達到不同的終點。沒有市場經濟,農民的兒子永遠是農民,地主的孩子永遠是狗崽子。有了市場經濟改革開放以后,我們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市場的平等、自由、契約、法治的力量開始起來了。

我們搞市場經濟第一步是解放被身份束縛下的這些人,把人的欲望解放了,把人對創造財富,改善自己的生活的欲望解放了。

四、用湘商文化再造湖湘文化

媒體稱我為“92派”,“92派”其實就是:體制內的一批流亡者,流放者。所謂流亡者就是被這個體制排擠出來的一群人,所謂流放者就是主動放棄了這個體制,走向市場。因為我們知道89年中國經歷了一個巨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是中國由一個萬馬奔騰的年代,變成了一個一花獨放的年代,這個一花獨放就是鄧小平南巡的時候,叫“發展是硬道理”,于是乎全民都去賺錢都去發財。

這就造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中國社會的種種弊端,這種弊端吳敬璉先生叫它“權貴資本主義”。就是說,中國現在實際上進入了一個我們看起來最繁榮、最富裕,但是實際上又是一個最讓人焦慮頹喪的年代。

所以,我20年前下海之后,實際上我跟大家一樣,在市場上努力,不管怎么樣,我們通過賺錢來證明自己。通過擁有金錢的力量來改變自己的處境,來給自己獲得自由,至少我可以給我自己買單,獲得自由。但是同時我們岳麓山的文化給我們的影響,讓我們不能不思考:金錢的光芒難道真的就是太陽的光輝嗎?換句話說,就是湖南人向何處去的問題。

在過去的年代,我們通過書生領軍打出了湘軍,通過書生領政建立了新中國,改革了新中國,今天毫無疑問市場經濟時代了,我們必須要在經濟上有所作為,這就是我一再講的湘商,從湘軍到湘政,到湘商。但是湘商的價值,它的意義僅僅是財富的奴隸嗎?那我們和浙商有區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要湘商干什么呢?這個世界上有浙商就行了。

我的朋友徐志頻寫了一本書《當商幫已成浮云》,他有一個定義,浙商是一群旅鼠,繁殖力極強,破壞力極強,走到哪里都能鉆洞,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生錢,發財。對不對?好不好?當然好。市場需要這種力量,但是這種野蠻生長的人,他能夠理想豐滿嗎?而我們湖南人應該做什么?胡錦濤講,每到重要的歷史轉折的關頭,就有岳麓書院的湖南人來承擔責任。

所以我當時思考中國的轉型,我們看到了過去依靠社會的底層煽動革命的后果,我們誰都不愿意重復這樣的歷史悲劇,但是中國必須轉型,那么這個轉型的新的力量是誰?我只能把眼光放到我們企業家,我們中產階級這個群體,所以我在湘商這個概念上進一步提出了“湘商文化”的概念。

03年開始我在重慶組織湖南商會,06年我在重慶組織了第一次全國性的湖南商會的聚會,07年通過省政府召開首屆湘商大會,發起《湘商宣言》。

我期望的是,真正優秀的湖南人應該深刻地認識到,在市場經濟和全球化時代,湘商才是湖南人真正的未來的力量。湘商一定要在我們湖湘文化的新的發展、就是我講的“湘商文化”的引領下,團結在我們湘商商會的組織中,這樣我們才能形成一個新的人才群體,才能像過去的湖南人一樣,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做出我們新的、更大的貢獻。

再造湖湘文化,湘商文化要做中流砥柱!

附紅網新聞:http://hn.rednet.cn/c/2015/09/11/3790156.htm

“挺直民族脊梁 再造湖湘文化”征文活動啟動

紅網長沙9月11日訊(時刻新聞見習記者 張英)近日,記者從“湖南省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藝術名家作品展”活動組委會獲悉,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激發中華兒女不忘國恥、愛我中華的愛國主義精神,促進湖湘文化的傳承和發展,組委會于日前面向全球發起“挺直民族脊梁,再造湖湘文化”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征文活動,共同探討湖湘文化新發展,截止日期為2015年11月11日。
  
  在抗日的戰場上,湖南人民以吃得苦、霸得蠻、不怕死、耐得煩的精神堅持抗戰圖生存、救危亡,在中國抗戰歷史上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在市場經濟全球化的時代,在中華文化全面復興的時代,湖南人能否發揚湖湘文化固有之精神,同時通變求新,賦予湖湘文化新時代之新風貌,為改革突出重圍,為歷史繼往開來?
  
  征文既可講述抗戰故事,發揚湖湘血性精神;也可反思近現代歷史,為湖湘文化注入新鮮思考。既可贊美湖湘歷史人物,也可就湖湘文化的轉型,再造湖湘文化,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出謀劃策,還可從哲學,政治,經濟等方面闡述對湖湘文化的再認識及對未來的展望。


  活動由湖南省新聞出版廣電局、湖南省文化廳、湖南省文史研究館等單位聯合主辦,最后將評選出一等獎,二等獎,三等獎,并頒發相應獎金和證書。來稿請寄:長沙市雨花區黃土嶺路26號(原省廣電)辦公樓4樓或發送郵箱[email protected],聯系人:王琴電話:15874064065/0731—82282928。

[作者:伍繼延]
------分隔線----------------------------

頻道頭條


關于我們
- 廣告業務 - 在線辦公 - 誠聘精英 - 合作聯系 - 版權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主管:湖南省工商業聯合會 主辦:湖南省職業經理人協會 運營:湘商傳媒 技術支持:金領科技
電話:0731- 84226288 13637400699 傳真:0731-85863348 監管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編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商務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QQ群:57405004
Copyright?2006-2016. 湘商網版權所有 備案號:湘ICP備11013474號-7
德州扑克让牌